刻个早字

最近很少能见到她。
之前她立了个不再翘课的Flag,这两天显然破了戒。
老师今天点到她名字的时候,我身边的朋友在看我,似乎觉得我会像之前一样、念出她的法文名,告诉老师她没有来。
但我只是低头看笔记,充耳不闻。

上次和她说话是在一周前。
我告诉她她的卷子还在我这里,让她记得找我拿。
第二天她如约来了,站在过道旁喊了我大名。
她从来不在人前叫我的诨名。

她和别的女孩子一起出去玩了。
她们喝酒喝到深夜,在街灯下彼此照相。
她说“人或许不认识人,但灵魂认识灵魂。”
她会不会也跟她们讲起往事,再趁着酒意流两行泪。
红眼眶和红裙子很相配。

我想如果我问她,怎么不和我一起。
她大概会答,顾及着你忙。
这也是实情。

从前她说,我会是她天南海北的朋友。
我说不是,我就是你跟前的朋友。
但跟前的人很多,总不缺我一个。
对她来说,这是好事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刻个早字 | Powered by LOFTER